扎紧结核病防控的“篱笆”


来源:新华网   作者:陈宁

       【如果我们的最终目标是预防结核病,而不是在耐药性后面追赶,那我们必须对疫苗研究加大投入,因为接种疫苗是预防疾病最科学、最有效、最经济的手段】

文/陈宁

       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传染病都被视为威胁人类健康的第一“杀手”。虽然这种趋势因为疫苗和抗生素的广泛应用,以及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正渐渐被慢性病所替代,但越来越多耐药性细菌的出现也警醒世人,对于传染病决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      尤其需正视的是,虽然经过多年努力,中国传染病防控实现了由“被动应付”向“主动可控”转变,并在多个领域逐步由跟跑向并跑甚至领跑转变,但从传染病发病人数和种类的绝对数量上来看,我们依然位居全球首位,传染病的威胁时刻存在。

       “就拿严重危害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的重大传染病之一结核病来说,人类对其的防控曾一度稳操胜券。可从2005年之后,在全球范围内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了结核病的卷土重来,并且耐药性带来了更胜以往的威胁。”重庆智飞生物董事长蒋仁生告诉记者。

        结核病的逆袭

        作为一种古老的慢性传染病,由结核分枝杆菌引起的结核病通常以肺结核为主,通过呼吸道传播。在19世纪,结核病曾无情地夺走了无数人的生命。直到1945年特效药链霉素的问世才使其不再是不治之症。随着抗生素、卡介苗和化学药物的问世,在上世纪80年代初,人们甚至认为可以在世纪末消灭结核病。

       过度的乐观导致了疏忽,世界许多地区的结核病防治系统被削弱甚至取消;艾滋病的流行使结核病人迅速增加以及耐药性菌株的产生,使结核病的流行复又成为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,并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重点控制的三种传染病之一。据相关资料显示,当前全球1/3的人已感染了结核菌,每年有800多万新发结核病患者,有300万人死于结核病。

        目前,中国仍是全球30个结核病高负担国家之一,每年新发结核病患者约90万例,位居全球第3位,感染率为44.5%,位居全球第2位,其中中西部地区、农村地区结核病防治形势严峻。这也从客观上反映出中国现行结核病防治工作所面临的问题与挑战。例如,服务体系和防治能力还不能满足新形势下防治工作需要,部分结核病定点医疗机构诊治条件较差,防治所需设施设备不足,基层防治力量薄弱,流动人口结核病发现和治疗管理难度大,公众对结核病防治知识认知度不高,防范意识普遍不强,等等。

       2017年2月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《“十三五”全国结核病防治规划》,明确提出,到2020年全国肺结核发病率下降到58/10万的总体目标,以及疫情偏高地区肺结核发病率较2015年下降20%、报告肺结核患者和疑似肺结核患者的总体到位率达到95%以上、耐多药肺结核高危人群耐药筛查率达到95%以上、肺结核患者成功治疗率达到90%以上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结核病检查率达到90%以上等一系列具体目标。

        构建结核病立体防控体系

       “要想实现这些目标,我们首先需要做的就是构建起一套立体全覆盖的防控体系。”蒋仁生告诉记者,这一体系的构建应该从以下几个从方面着力。

       一是完善结核病防治服务体系。健全服务网络,进一步强化完善各地结核病分级诊疗和综合防治服务模式。

       二是多途径发现患者。加强对肺结核可疑症状者的排查,加大就诊人群中患者发现力度,开展重点人群的肺结核主动筛查,及早发现患者。

       三是规范诊疗行为。确保患者全程规范治疗,减少耐药发生,加强医疗质量控制。

       四是做好患者健康管理服务,提高患者治疗依从性。

       五是做好医疗保险和关怀救助工作。将临床必需、安全有效、价格合理、使用方便的抗结核药品按规定纳入基本医保基金支付范围。

       六是加强重点人群结核病防治。加强结核菌/艾滋病病毒双重感染防控。强化学校结核病防控,防止结核病聚集性疫情。做好流动人口的结核病防控工作。

       七是保障抗结核药品供应。规范抗结核药品临床使用,完善药品采购机制,确保抗结核病药品保障供应,质量安全。

        八是提高信息管理效率。进一步加强信息化建设,强化信息整合,及时掌握肺结核患者登记、诊断治疗和随访复查等情况。

      事实上,正是得益于近几年防控体系的不断完善,在这一轮的结核病逆袭中,中国的发病率相较全球来说下降速度最快。据卫计委的数据显示,2016年全国结核病报告发病人数83.6万,比2011年下降12.6%。2011-2015年,结核病报告死亡率由3.01/10万降至2.34/10万,达到发达国家水平。2011-2015年,全国共发现和治疗肺结核患者427万例,其中近395万例结核病患者恢复健康,消除传染,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。

       用技术的进步扎紧结核病的“篱笆”

       那么仅仅靠这些努力就已经足够了吗?在蒋仁生看来,我们能够做的或许远远不止这些。“如果我们的最终目标是预防这一疾病,而不是在其后面追赶,那我们必须要加大对疫苗研究的投入。”蒋仁生告诉记者,“要知道,接种疫苗是预防疾病最科学、最有效、最经济的手段。”

       据蒋仁生介绍,全世界有很多人在面对结核杆菌的时候只有一条防线可以依靠,那就是在出生之后接种卡介苗。目前卡介苗已经是世界上应用范围最广、次数最多的一款疫苗,全球接种次数已经超过了40亿。但是,在幼年时接种的卡介苗并不能保护人们一辈子,卡介苗远期保护效果不足是卡介苗保护结果欠佳的因素之一。

        卡介苗对已经感染结核人群无效,是卡介苗无效的重要原因。世界上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感染了结核分枝杆菌,虽然在大部分感染者体内结核杆菌都处于抑制状态,但是它们还是有大约10%的几率会“苏醒”过来,造成各种结核病变。抗生素虽然可以阻止活动期结核病变,但是昂贵的治疗费用无疑将给患者和社会带来巨大的负担。再加上越来越多的结核杆菌出现了耐药性问题,使得治疗的费用进一步加重。

       种种现实表明,当前对于结核病疫苗的研究已经迫在眉睫。2008年,欧盟委员会推动结核病疫苗项目启动,其由欧洲国家、非政府组织以及私人资助者赞助。从2000年开始,社会各界的努力已经使预备疫苗数量从零增长到了十多种。

       为了赶上国际结核病预防的技术脚步,近几年来蒋仁生一直“囤积重兵”于结核病领域,并经过多年的努力,逐渐拥有了用于结核潜伏感染与卡介苗接种鉴别用的“重组结核杆菌ESAT6-CFP10变态反应原”与“卡介菌素纯蛋白衍生物”;用于卡介苗接种后阴转人群接种用“成人冻干皮内注射卡介苗”、用于卡介苗接种后维持阳性人群加强免疫用“冻干重组结核疫苗(AEC/BC02)-I”;用于结核病辅助治疗和结核潜伏感染人群用“注射用母牛分枝杆菌”和“冻干重组结核疫苗(AEC/BC02)-II”六大产品储备。分别从结核病的诊断、治疗和预防三个方面组成了多层次、多结构的产品体系。

       例如,针对“重组结核杆菌ESAT6-CFP10变态反应原”的研发,就是为了能够找到一种有效、便捷、经济的可鉴别卡介苗接种与结核感染的诊断方法,实现对结核病人早发现、早治疗,提高结核病的治愈率,减少传染源。而这种方法的出现,将使大范围普及结核病的筛查工作成为可能,毕竟如何早期发现高危人群并给予预防和治疗是结核病控制的关键。

       不仅如此,智飞生物的“注射用母牛分枝杆菌”还选择了另一条非常有前景的方向,研发了既可用于耐药结核病患者治疗的治疗用疫苗,还可作为帮助清除结核潜伏感染者体内结核杆菌的预防用疫苗。要知道,目前即使是最强有力的抗生素也不能彻底清除人们体内的结核杆菌。

      “虽然上述产品还处在研发的最后阶段,但我们与国际同行相比已经处在同一起跑线上,甚至可以不谦虚地说在某些方面还领先半个身位。”蒋仁生表示,“可以期待的是,当产品取得成功,在新技术的加持下,将对结核病现行的预防措施有较大的改进和增强,为结核病的预防控制工作提供更为有效的手段。”